萬界點名冊
首頁 > 科幻小說 > 萬界點名冊 > 第十章 笑摸狗頭

第十章 笑摸狗頭

目錄

    這一聲突如其來的‘報到’,將許奇寂醞釀了半天、好不容易吐出的坦白之言無情打斷——差點沒將他憋悶。

     “咦?”沈畫眉坐起身后,雙眼微微一亮。

     同時,她感應到一道‘幽怨’的目光正凝視著自己……目光來源于她身側。

     沈畫眉轉首,借著微弱的柜底夜燈燈光,看到了欲言又止的許奇寂。

     【這表情……】只是一眼,她馬上推測出自己那一聲‘報到’,肯定是不小心打斷了許奇寂的發言,而且應該是比較重要的發言?

     “得補救一下,否則,這么僵著可不太好。”沈畫眉將自己的身子向后挪了挪,讓自己背靠在床頭墊上。

     然后,在許奇寂疑惑的目光中,她伸出雙手輕輕托起許奇寂的腦袋,將他的頭移到自己的雙腿上。

     膝枕……準確來說是腿枕。

     讓許奇寂臉頰發燙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現在可以說了。”沈畫眉用輕聲耳語的音量,對著許奇寂喚道。

     【這就是畫眉中午時說的‘今晚,我會好好配合你噠~’的配合?】

     夫妻間講悄悄話的時候,需要這么粘人的嗎?

     學到了,學到了。

     “在我講之前,你也要做好心理準備。”許奇寂因為被打斷了節奏,只好重新開頭,將中午的暖場開場白拉回來,講一遍。

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。”沈畫眉柔聲道。

     說話間,她的目光一直盯著許奇寂……的腦殼子,雙眸閃閃發亮,如同看珍寶般。

     “我身上,或許發生了某種不可控的變化,目前不知道這種異變的原因……總之,我早上起來的時候,斷片了。”許奇寂開始進入坦白節奏。

     “斷片?”沈畫眉疑惑道。

     同時她的柔軟的指尖,悄悄落在了許奇寂的腦殼上,趁著沒人注意,指腹在許奇寂的腦殼上摩挲起來。

     “就是我失憶了。”許奇寂沉聲道。

     沈畫眉摩挲許腦殼的手指微微一頓:“失憶?所有記憶?”

     “那倒沒有,我失去了三年的記憶。這件事情,我感覺不能瞞著你……而且,也沒有瞞的必要。”許奇寂認真道——從這一刻起,代表著‘許奇魚、許奇雞、許奇鴨’的未來線,全部被掐斷!

     “那你的記憶,停留在哪個時候?”沈畫眉似乎有些緊張——這點,許奇寂從枕著的大腿微微緊繃就可以感覺出來。

     “最后的記憶,是大學時代的某個失眠之夜。我好不容易入眠,結果一睜眼,就是三年后。說實話,即使現在,我都有一種做夢的感覺。”許奇寂甚至都在想,自己再睡一覺,醒來后會不會重新出現在校園宿舍?

     說完后,許奇寂目光向上,望向沈畫眉——他已經坦白了一切,那對于他失憶這事,沈畫眉會有什么反應?

     “……那,你還記得我的名字?”沈畫眉聲音越發柔和起來,手指重新摩挲著許奇寂的短發。

     許奇寂聽到這個問題,大心臟一跳!

     【咦?本以為‘我哪怕斷片了,還記得你的名字’這句情話,沒有發揮的余地~沒想到,兜兜轉轉,還是有它出場的時候?】

     那,就讓它出場?

     想到這里,許奇寂枕著沈大腿,用最帥的語氣道:“即使斷片了……畫眉你的名字,我依舊會記得的!”

     “喲哈哈~真是的,失憶后的奇寂你變的嘴好甜呢~”沈畫眉可愛一笑,摩挲著許腦殼的手指力度更加柔和,輕聲道:“我也一樣,無論如何,不管你是不是失憶了……你對我來說,依舊是奇跡之光。”

     【奶斯~好感度提升任務完美完成~】

     “只要人還在,記憶就一定會找回,我們肯定會有辦法的……”沈畫眉彎腰,貼近許奇寂的耳畔道:“好好休息吧,睡一覺,說不定明天起來后,一切都恢復了。而且,就算記憶沒恢復,我們也可以重新創造新的共同記憶。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許奇寂的被動技能‘心頭暖暖’又被觸發,大心臟自己開始暖心起來。

     此生有她陪佳,何其之幸。

 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一鼓作氣,將電腦里的設計圖,一樓儲物室里的機械零件,也都和畫眉提一提?

     “畫眉,除了失憶這事,我還有些東西要和你講一下。”許奇寂說著說著,聲音卻越來越低沉。

     因為太舒服了……沈畫眉的手指在他腦殼上來回按摩著,讓他本來就有些疲憊的困意化為巨浪,一浪一浪一浪的襲來。

     “明天講吧,不急。”畫眉輕聲道:“而且,我也要好好接受一下你失憶三年的這個事實。”

     “也……對。”許奇寂說著說著,大腦就在一片‘俺好舒服’的信息反饋中,進入夢鄉。

     看到許奇寂睡了過去后,沈畫眉露出了迫不及待的神色。

     她微微調整好自己的坐姿,再將許奇寂的腦袋位置移到她更順手的位置。

     靠在床上,她修長的手指重新在許奇寂的腦殼上撫摸起來——這次不再只是指尖,而是整只手按著撫摸,從左到右、再從右到左;順毛摸、逆毛摸;一圈圈摸……

     手法老練。

     像極了摸狗子。

     “噓~”沈畫眉口中,發出一聲滿意的聲音。

     良久,她才收回自己的手手,暫停了擼狗子動作。

     “奇寂失去了三年的記憶……可能,我這邊會不會也有些問題?”她抬頭望著床著掛著的婚紗照,細細思索。

     “我的記憶……會不會也有部分缺失?”

     “上周,難道做過什么實驗?或是接觸到了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 想到這里,她小心翼翼將許奇寂的腦袋從自己大腿上搬開,很不舍——如果可以的話,她真想一直一直的盤著這個腦殼,直到將這個腦殼盤到禿嚕皮發亮為止!

     這個手感,真是完美符合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 比世界上任何的手感都要好。

     憑著大毅力,將許奇寂放好后,沈畫眉下床穿上室內拖鞋。

     想了想后,她向衣柜間走去。然后,拉開放著各種證件的抽屜。

     抽屜被整理過,所有證件整齊疊在一起。

     沈畫眉伸手翻開第一個結婚證,一眼便看到了粘在結婚證上的小字條——齊伊珊。

     手指輕輕按在這張字條上。

     “這是防止在失憶后忘記的保險措施嗎?”

     她輕輕撕下了這張小字條。www.grwx.net
如果喜欢《萬界點名冊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
目錄
返回頂部